我们所知仍然有限,媒体盘点历史上禽流感暴发

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H7N9会人传染人,但金荣华指出:“感染是需要一定条件的,只要人感染人的条件具备,也可能会发生大规模的流行,这是不容忽视的问题。”

“从病毒学角度看,人传人是指人在日常接触中被其他携带病毒的人所传染。”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病原生物学研究所所长金奇教授说。

会成为另一场SARS吗?

人禽间屏障如何被突破

管轶介绍,此次在中国长三角地域暴发的H7N9禽流感病毒是一个新的重配病毒,该病毒的两个基因片段来自禽间H7N9病毒,还有6个基因片段来源于禽间的H9N2病毒,没有猪的基因片段。

上述证据是否说明H7N9亚型病毒对于人类危害很大?对此,金奇直言,H7N9亚型病毒作为一个重配的新型病毒,其特性、危害、传播方式等并不是“1 1=2”的概念,“但1 1绝对和2有关系。”“换句话说,就是H9N2亚型病毒的一些特性会保留,一些会减弱,一些会增强,一些会完全丢失。但究竟H7N9具备怎样的特性,还需要我们进一步的观察研究。”

金荣华指出,病毒一直在发生变异,变得越来越“聪明”。此前H7N9病毒是在禽类之间互相传染,后来又由禽类传染给了人类。但是还没有充分的证据表明,病毒能够在人类之间传染,成为大规模的流行性疾病。

金奇表示,从现有的证据来看,H7N9可能具有人传人的潜能,但传播能力不够。“当然,也不能回避,病毒重配在自然界不断发生,不同病毒通过各自宿主的接触可以彼此交换基因片段。如果H7N9与人流感病毒发生重配变异,基因的改变也会带来生物学特性、致病性的改变,人际间传播的可能性就会增大。”金奇说,这有赖于国家的传染病监测体系支撑,科学家作出及时回应。

“H被称为红细胞凝聚素,N被称作神经氨酸苷酶,它们都是糖蛋白,分布在病毒表面。H有1-15个亚型,N有1-9个亚型。由于H和N的组合不同,病毒的毒性和传播速度也不相同。”医学界专家介绍。

新型H7N9禽流感病毒的出现,给公众健康造成了极大威胁,也让学界开始重新审视其所在的“大家族”:H7亚型禽流感病毒的破坏力。在此之前,与患者病死率超过50%的高致病性H5N1亚型禽流感备受关注相比,研究者对于人感染H7亚型禽流感病毒的关注度相对低了很多。

而之所以有些病毒会在人与人之间传染,Elynn_YZ说这是鉴于医学上的理论,即流感容易在人群之间传染是因为咳嗽就可带出病毒,但如果病毒在肺泡的话,病毒很难被带出,也就不易人与人之间传染。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已经确定此次H7N9亚型病毒中6个基因片段(PB2、PB1、PA、NP、M、NS)来源于H9N2禽流感病毒,而世界卫生组织已将H9N2列为潜在流感大流行的候选病毒。而在3月31日的《病毒学报》上,广西医科大学微生物研究室张增峰教授等人报告称,他们首次应用体外H9N2病毒感染人肺组织,结果显示,H9N2亚型病毒可感染人肺组织,病毒复制的主要靶细胞为肺泡细胞、呼吸细支气管上皮细胞和细支气管上皮细胞。由此提示,H9N2亚型病毒可以适应人这个宿主,并在人肺上皮细胞上有效复制。

仍有一些人在紧紧追问,H7N9的传播途径是什么?

“在研究过程中,我们已经观察到,H7基因片段和惯常的H7没有太大改变。但N9基因片段要比一般的N9基因片段短一些。”研究人员表示,虽然目前还不知这种变异导致何种具体后果,但N9基因片段的异常,已被怀疑为新型H7N9禽流感病毒感染人并导致高病死率的原因之一。

到目前为止,H7N9死亡病例多为吸烟男性,吸烟者肺功能不好,病毒侵犯的主要部位是肺部,肺部氧合能力差了,心肺能力也会变差,最终多脏器功能衰竭

横亘在人类与H7禽流感病毒之间的屏障出现了细微瑕疵。与所有感染H5病毒的NA均为N1不同,H7的HA能与多种NA基因很好兼容,同时不同组合的H7Nx均能感染人。而这种多样性与人感染的特性均提示,H7亚型病毒的危害不容小觑。

病毒爱“攻击”吸烟男性?

“病毒在人际间传播都需要具备3个基本特点。”金奇说,首先,病毒能够识别人体细胞表面的受体,并和受体结合进入人体细胞。其次,要能够在人体细胞中繁殖;第三是要能够通过芽生等方式释放具有感染能力的病毒。

此外,针对H7N9死亡病例,浙大一院感染病科副主任梁伟峰表示,就现有有限的资料统计发现,死亡病例男性多,且多为吸烟男性。梁伟峰分析,病毒“嗜好”肺部细胞,死亡病例中一例吸烟20年,一例达38年。“吸烟的病人,肺功能不好的病人,可能容易感染病毒,受到攻击。”此外,此次H7N9禽流感,早期病人似乎无特殊症状,但是到了7到11天病情突然加重,大部分病人出现呼吸衰竭的疑问。梁伟峰解释称:“病毒侵犯的主要部位是肺部,肺部氧合能力差了,心肺能力也会变差,最终多脏器功能衰竭。”

“诊断试剂研发尤为关键。”侯云德说,H7N9的传播模式与高致病性的H5N1类似,都是“禽传人”,但禽类感染H7N9多不发病,难以提前识别和防控。因此,更加快速、方便使用的诊断试剂,将有助于及早发现病患。(来源:《健康报》2013年4月12日8版)

低致病性的禽流感也不容小觑。少数情况下,实验室中的低致病性病毒也可在现实生活中导致禽流感暴发。也有研究表明,原本为低致病性的禽流感病毒株,可经6—9个月的禽间流行,迅速变异成高致病性毒株。另外,因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有特殊的基因结构,有的禽流感病毒虽然对禽类低致病性,但对人类却有很高的致病性。

如果把在人间传播快、病死率高的SARS疫情,比作病毒对于人类的机关枪扫射,那么,目前H7N9疫情则更像是病毒躲在暗处放冷枪。H7N9会不会人传人,造成大规模的危害,是公众最为关心的话题。目前,H7N9尚未具备这样的能力,但如果病毒继续产生变异,情况也有可能发生变化。H7N9亚型病毒可能将会长期存在,现在必须密切追踪疫情发展态势。

对此,何剑峰称:“从历史上的禽流感案例来看,猪确实一直以来充当了禽和人之间的某种管道。猪既可以感染禽流感又可以感染人流感,这两种病毒在猪的体内可以自由交换基因,那么,之前不易传染给人的病毒也容易传染给人。”

(转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H7N9禽流感病毒是一个新的重配病毒,其中两个基因片段来自禽间H7N9病毒,还有6个来源于禽间的H9N2病毒

在4月3日出版的《病毒学报》上发表的一篇论文中,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国家流感中心主任舒跃龙作为通讯作者,对H7N9所在的“大家族”H7亚型禽流感病毒的暴发流行及感染人的情况进行了梳理,从病原学特征角度对H7亚型病毒对公共卫生的潜在威胁进行了评估。

尚没有充分的证据可以表明H7N9能够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因此,目前来看,H7N9不会演变成SARS那样大流行的疾病

未来H7N9是否具有大规模流行的趋势?“国家传染病防治科技重大专项”技术总师侯云德院士认为,目前,H7N9还表现为“禽传人”,没有有效的人传人证据,“未来是否会有大范围人际间传播还很难预测,现在必须密切追踪疫情发展态势。”

这样一来,致病性强、感染性又强的超级病毒就出现了。

4月10日,中国科学院病原微生物与免疫学重点实验室传出消息,该研究室病毒片段的重配研究结果显示,H7N9禽流感病毒基因来自于东亚地区野鸟和中国上海、浙江、江苏鸡群的基因重配。野鸟在H7N9禽流感病毒的基因重配中起了重要作用。而这一结果为查明H7N9病毒来源指出了一个可能的方向。

“但是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危险的地方是因为它进入人体的‘门’,也就是细胞受体,是在人体呼吸道的下端比较深的地方,所以一旦感染上会快速发展成弥漫性肺炎,造成肺泡塌陷,以及多脏器受累。”Elynn_YZ告诉南方日报记者。

然而,截至目前,H7N9亚型病毒的致病机制、跨种间传播的分子机制等更多问题仍然未知。

对此,着名感染科专家、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卢洪洲表示,死猪事件中导致猪死亡的病毒是猪圆环病毒,只传染猪不传染人。流感、禽流感病毒会不断变异产生新的亚型,但是与猪圆环病毒无关。

对此,来自中国科学院病原微生物与免疫学重点实验室的研究人员进行了详细解释。目前,流行性感冒病毒一般可分为3种:甲型和丙型。其中B型和C型一般只在人群中传播,很少传染到其他动物。禽流感则是由A型流感病毒引起的。水禽是各种禽流感病毒的天然宿主。禽流感病毒由8个基因片段组成,包括HA、NA、PB2、PB1、PA、NP、M、NS,其中,HA、NA这两种基因名称决定了病毒的命名,中间6个“家族成员”则各不相同。

“尚没有充分的证据可以表明H7N9能够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因此,目前来看,H7N9不会演变成SARS那样大流行的疾病。”北京佑安医院医疗副院长、2003年对抗SARS专家金荣华表示。

据介绍,绝大多数禽流感病毒与a2,3半乳糖苷唾液酶受体结合,而人流感病毒与a2,6半乳糖苷唾液酶受体结合,相应的禽类和人分别表达a2,3半乳糖苷唾液酶受体和a2,6半乳糖苷唾液酶受体为主。这种受体类型和分布不同被认为是流感病毒在禽类和人类跨种属传递的主要障碍。

短短数日,一个新名词如炸弹一般轰入民众脑中H7N9型禽流感。这是全球首次发现的新亚型流感病毒,于3月底在上海和安徽两地率先发现,截至目前,全国已确认21例感染H7N9病毒患者,其中6人死亡。

“然而,病毒能不能在人群中传播,其实与更多因素有关。比如感染者与其他人谈话时的距离,空气中病毒所形成气溶胶中病毒的浓度,病毒识别受体在人体中组织、器官的分布等。”金奇举例说,根据目前的知识,SARS病毒在人体中的识别、结合受体ACE2通常分布在下呼吸道,因此只有当病毒到达人的下呼吸道时才有可能产生感染。

一个以纳米计的病毒一夜之间成为社会焦点。

对于这一重大发现,人们不禁要问:这种病毒重配是怎么产生的?究竟还有多少种类似的病毒可能出现?一个在禽类里流行的感冒为何会跨种感染给人呢?

近几十年,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曾在澳大利亚[1976、1995]、英格兰[1979]、美国[1983-1984]、爱尔兰[1983-1984]、墨西哥[1994-1995]、意大利[1997]等地暴发过。可以看到,以上高致病性禽流感皆为H5或H7亚型。

文章指出,与所有禽流感病毒亚型一样,H7亚型病毒也可分为北美谱系和欧亚谱系。迄今,我国所属的欧亚谱系H7亚型禽流感在人群中最大规模的暴发是在2003年春,H7N7亚型共导致荷兰86人感染,其中78人患有结膜炎,5人同时患有结膜炎并出现呼吸道症状,2人仅有呼吸道症状,1人死亡。另有3名未接触过感染家禽的患者家属也表现出感染H7的临床症状,并分离到了H7病毒,这表明该病毒可能存在有限的人传人机制。而北美谱系H7病毒感染人出现在2002年。

过去,医学界一直默认,H7N9是禽类病毒,不会感染人群。然而,近期在长三角不同地区发现的H7N9禽流感病毒感染病例,使得公众多年前对禽流感的恐慌再次回潮。

目前大范围人传人可能性不大

有民众担心,黄浦江漂浮的死猪会否就是H7N9元凶?

研究人员指出,病毒重配在自然界不断产生,不同病毒通过各自宿主的接触,彼此交换基因片段。目前,科学家已经从甲型流感病毒的天然宿主水禽中分离到16种HA与9种NA亚型的甲型流感病毒。因此,它们之间的不同组合,现实中已发现130余种。截至目前,禽流感病毒H5N1、H9N2、H7N7、H10N7等均有感染人的记录。

香港大学管轶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现在发现的仅见于H5和H7这两个亚型,它们是从水禽传给陆禽,经过几代的传播以后,从低致病性病毒演变成高致病性病毒。”

H7亚型病毒危害不容小觑

最近几天,新浪微博上一篇关于禽流感的长微博引发众多关注,博主Elynn_YZ称其是美国乔治敦大学全球传染病学专业博士。长微博中指出,一般的流感病毒只是感染上呼吸道,典型症状是喉咙痛、咳嗽。但它缺少继续向深处感染的能力,如果发展成肺炎,一般都是细菌造成的二次感染,抗生素治疗一般效果都比较好。

那么,就目前来看,H7N9是否具备人传人能力?金奇结合当前已知的、非常有限的H7N9流行病学等特征给出了否定答案。“SARS期间,医务人员感染的主要原因之一,往往是由于医生对患者进行气管切开时病毒迅速扩散等原因造成的。而此次救治过程中,一些患者也接受了气管切开,但至今尚无医务人员感染的报道。此外,根据目前的报道看,没有发现密切接触者感染H7N9病毒,这也是H7N9和SARS最大的区别。当然,如果病毒继续产生变异的话,情况就有可能发生变化。”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鉴定出一个病毒很容易,但这个病毒在不断演变,到底在哪种情况下会造成人际传播?这是个世界难题。”管轶道出了难点所在。

在侯云德看来,H7N9亚型病毒估计将会长期存在,未来,H7N9患者也有可能在世界其他国家出现,病毒消失的可能性不大,发病数估计也会比同是“禽传人”的人感染H5N1禽流感病例数多。“人感染H5N1禽流感病例,全球是600多例,我国15年间共有45例。”病毒长期存在、不断变异,将增加人传人的可能,要防范和应对可能出现的大范围人传人。

病例人数的上升和患者病情的演变使民众的恐慌情绪加重,很多人担心H7N9禽流感是否会在十年后步SARS后尘。

如果将病毒侵入人体的过程比作团队作战,其中,血凝素像一把钥匙,突破人身上的宿主限制;神经氨酸酶帮助病毒破坏细胞受体,从而使新复制合成的病毒扩散;剩余的6个基因片段协作,完成病毒大量在细胞体内复制的过程。3个步骤的配合缺一不可,哪一个失衡,都可造成病毒力量弱化,对人体难以起到杀伤作用。但不幸的是,在H7N9禽流感病毒中,这3个步骤高效配合,对人体产生了极大破坏。

这个最新发现的病毒传染源到底是什么?它的真身究竟是哪般模样?一些民众开始恐慌:它是否会像SARS一样席卷全国?与此同时,如何备战H7N9也成为全国上下头等大事。

H7N9禽流感病毒,对于禽类属于低致病率病毒,而对人类患者而言则具有高病死率。对于这一全球首次发现的人感染新亚型流感病毒,我们当前所知仍然非常有限。

南方日报驻京记者 刘晓静 实习生 侯润芳 策划统筹:殷剑锋

此外,文章指出,许多H7亚型病毒不需要经过适应便能够在实验动物的呼吸道有效复制,并且在哺乳动物体内系统性的播散,包括中枢神经系统,由此提示H7亚型禽流感病毒有潜在的大流行的可能。

与此同时,4月1日晚,上海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上海发布”发出长微博,称上海市动物疾控中心对近期打捞上来的黄浦江上游漂浮死猪抽检的34份留存样品进行了禽流感通用引物检测,未发现禽流感病毒。这条长微博还写道,目前与上海2名H7N9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未发现类似症状和发病情况。

按照传统经验,一般的禽流感病毒,不管在禽类中是低致病病毒还是高致病病毒,都较难感染到人,一般经过人的呼吸道即被阻止。但最近的现实和研究均揭示,原本在禽类中流传的病毒,或经过中间宿主猪产生基因重配感染到人,或直接由禽到人。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华医学会会长钟南山也认为,SARS重演的可能性极小。“从聚集性和传染性来看,尽管此疾病死亡率很高,但目前和病人有过密切接触的人都没有出现相应病症。而SARS的第一个病例很快就传染了周围的一部分人,但H7N9并未出现此种情况,且目前所发现的病例分散在不同地域,并未形成流行的一个表现。”

值得警惕的是,横亘在人类与H7禽流感病毒之间的这道屏障出现了细微瑕疵。有研究表明,2002年~2003年期间分离到的北美谱系H7禽流感病毒与a2,6半乳糖苷唾液酶亲和力增强,与人流感病毒相似。这就意味着,如果病毒经适应后,受体结合特性以a2,6半乳糖苷唾液酶为主,就具备从禽到人,从人到人的传播特性。

H7N9真身到底是什么?

管轶建议,要找到H7N9的感染源,首先要确定是否来自禽类,如果来自禽类的话,要确定具体来自哪种禽类;其次,这种流感病毒到底藏在动物的什么部位。

目前,相关卫生组织已在鸽子、鸡体内检测出H7N9病毒,但H7N9的病毒来源仍不明确。

根据其致病性的强弱,禽流感的病毒可分为高致病性、低致病性和非致病性三大类。需要指出的是,致病性主要是针对鸡类而不是人类来定性的。

猪在人感染禽流感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

对此,广东省疾病防控中心副主任、传染病学专家何剑峰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进入人体下呼吸道的病毒相较上呼吸道传播确实更不易。”何剑峰称:“但是否会出现人传染人,关键是是看人体内是否有受体结合,SARS病毒也是在下呼吸道,但显然它是容易传染的。研究分析发现,与H5N1相比,H7N9基因突变更多,变异中的病毒更容易和受体相结合,尽管目前还没有发生人传人,但不排除这种可能。”

然而,这仍未完全撇清猪和H7N9的干系。Elynn_YZ就直指:“有猪在,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H7N9到底是什么?

事实上,查找传染源和传播途径工作不易。正如非典,尽管距今发生已有十年,但其来源依旧是谜。目前较多人认为,非典病毒来自野生动物市场,或是果子狸、猫、蛇、山猪、黄猄、兔、山鸡等,也可能包括蝙蝠。但具体是什么还没查清,所以非典从哪里来,又是如何消失,目前还不清楚。

“水禽里出现过H7N9病毒,但是岸禽以及猪里暂时没有发现过H7N9病毒,H7N9病毒来源仍扑朔迷离。”但管轶称,人的病毒肯定来自动物,这是早有定论的。

根据流感的发病及流行特点,当细胞感染两种不同的流感病毒粒子时,基因组片段可能随机互相交换,发生基因重排。通过不同毒株之间的基因交换,就可以产生高致病性病毒,这也是为什么禽流感病毒容易发生变异的原因。此次新发现的H7N9禽流感毒株,到目前为止其致病性尚不明确。

据专家介绍,禽流感是一种由甲型流感病毒引起的禽类流行性感冒,是一种易在鸟类(尤其是类)之间流行的禽类传染性疾病,也就是我们俗称的鸡瘟。禽流感本在禽类之间传染,但也可以通过消化道和呼吸道进入人体传染给人。人在直接接触受禽流感病毒感染的家禽及其粪便、羽毛、呼吸道分泌物、血液等或直接接触禽流感病毒时,都可能感染上禽流感。

本文由百合图库发布于5577百合图库开奖记录,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们所知仍然有限,媒体盘点历史上禽流感暴发